星期六对我来说是一周中最累人的一天。那一天,学生们都筋疲力尽了,早上三点,下午两点,晚上三点,上课八点。整个人都瘫痪了,好像精疲力竭了,想休息一下。在这一天,最令人向往的事情就是睡个好觉,没有人打扰,家里有美味的食物,然后休息和睡觉,多么美妙。但现实是,每次我回家,我的房子就乱七八糟,吵吵嚷嚷,厨房里有冷锅,还有吃热饭的欲望。我显然筋疲力尽,我没有太多的经验做家务,但我的肚子隆隆饿。

回家看到老公没煮饭,怒火中烧的我报了警〖前篇〗

本想饿着肚子喘口气,热热身,孩子又一骨碌爬上了身,在身上打滚儿,攀爬,爬过来翻过去,真是恼煞人也,一腔怒气没处发泄,会子便成了最近的发泄桶。外面打包好了菜,只需家里煮个米饭即可,可一回家,水刚下锅,米还没着落,这彻底击溃我的底线,怒气冲天,一气之下,摔了刚买回来的菜,饭也扬了沙,盘子摔了一地,一个绝望的女人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。而会子显然是错的,在家呆了一上午,只看个孩子,连碗饭都煮不起来,怒气转移到他身上,他是真正引发我怒气的罪魁祸首,上身扭了一下又一下,不过瘾,报了警。

回家看到老公没煮饭,怒火中烧的我报了警〖前篇〗

警察说家庭纠纷不归警察,归法院管,好吧,算我法盲,可是当时急需要有人给我撑腰,便威胁说不出警有多么多么严重的后果,警察果然按时来了。四个年轻帅气,身穿警服的高个子的警察,一身正气,看样子是相信了我遭受家暴的话,要来提人。看见他们我的怒气先消了一半,被他们美哭,只想笑,花痴般的笑一脸,可是在这样严肃的场合笑出来似乎是不合理的,没准还被扣个谎报军情的帽子,被拘留几天可就闹大发了。

打开防盗门,家里的狼藉告诉他们刚才的确发生激烈的争吵,或者打架,其实每次都是我自己在发泄怒气,会子真没打我,警察一进门就问,打架了这是?我一看这是要抓走会子,可不能,立即摇头,没有。接着带着哭腔哭诉自己如何如何辛苦,会子连个米饭都煮不起来,平时怎么给我施以精神上的高压,一番哭诉,一个年轻的警官说,你太累了,精神上长期得不到释放,形成淤积,建议看心理医生。我心里想,这根本治标不治本嘛,工作带来的高压谁能解决,除非不上班,辞职,这不走黑路嘛,不上班喝西北风啊!结论是,无解!

回家看到老公没煮饭,怒火中烧的我报了警〖后篇〗

警察调解了一番,还有一位在背后餐桌上坐着做笔录,临了签字,要了电话号码。第二天做了回访,满意与否,当然是满意。最后警官走了,我心里有些愧疚,大中午的,因为自己的一些小事,麻烦警官们中午不能休息,特意为了这点事为我跑一趟,真是愧煞我也。不过由此一事,越来越喜欢人民警察了,一身的正气,帅气。最后怒气并未发泄,晚上拿着擀面棒子和会子又开始干仗,会子一看我这阵势又要操家,拿起了菜刀,说要把孩子送给阿姨看,这次真的要收拾我。

回家看到老公没煮饭,怒火中烧的我报了警〖后篇〗

当初冲他发脾气就因为他对一个惹恼了自己的合作伙伴一让再让,觉得他无能才动了气,这下看来真要收拾我,一下便没脾气了,威胁他说把他拿菜刀的照片发到他的工作群,这下彻底把他征服了,我也彻底避免了一次无妄之灾。然后一家人高高兴兴,于八点半出去吃了一顿涮羊肉,喝了啤酒,热乎乎的羊肉下肚,知心话谈了,吃完一看时间,已是九点半,又高高兴兴,领着孩子回家,睡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