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读:父子换妻 难以忘怀那夜丰满继母在宾馆的诱人风情

父子换妻 难以忘怀那夜丰满继母在宾馆的诱人风情

你有过父子换妻的经历吗?我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竟然会经历父子换妻这样的荒唐事!那天,独身多年的父亲找到了合适的女人。那天,我发现继母竟是我的一夜情对象。那天,我为父子换妻的荒唐事苦恼不已。那天,我不由自主的回想起,继母在宾馆的诱人风情……

父子换妻 难以忘怀那夜丰满继母在宾馆的诱人风情

父子换妻

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,父亲为了我一直没有再找女人,直到上个礼拜他突然打电话给我,说遇到个合心意的女人,说我已经成年了,不再需要他的照顾。

所以父亲打电话给我,告诉我他想要再婚的想法,同时也询问我的意见。那天父亲的话让我感到心酸愧疚,自毕业之后我就一直在外工作,没有很好尽孝,如今他想要再开始一段感情,我如何能不支持,于是第二天我便请假回了家,打算跟与父亲和“阿姨”一起吃顿饭,互相了解一下。

父子换妻 难以忘怀那夜丰满继母在宾馆的诱人风情

父子换妻

可让我跌破眼镜的是,那晚父亲竟过来个30多岁的女人,看着这个女人,我却有一种莫名的眼熟。细细回想辨认下,她是我半年前那段一夜情的对象!天啊!父子换妻这样的荒唐事,竟然落在了我的身上。那一刻,我的心情复杂无比。

可是那个女人看着我的眼神,像是看陌生人一样,我估计她是不记得我了,便也只能按耐下复杂的情绪,不动声色地跟父亲聊天,看着他们的亲密互动。真不知道这父子换妻的经历,是巧合还是命运的捉弄。

父子换妻 难以忘怀那夜丰满继母在宾馆的诱人风情

父子换妻

面对父子换妻这样的荒唐事,我不由想起半年前的场景,那时我刚毕业,独自来到邻城打拼奋斗,夜里寂寞时便会上网去聊天慰藉,可能是因为母亲走得早,我特别喜欢那些年龄比我大的女人,当时就在网上认识了比我大九岁的她,那时她因为刚跟男友分手,所以心情低落说要上网发泄,我安慰了她几句,两人便这样聊了起来。

后来我们交换了彼此的联系方式。那时的我才刚毕业进入社会,而她已经有非常丰富的社会经验了,跟她在一起,感觉新鲜特别,她的成熟,她的深蕴女人味,让我深深着迷,所以我大胆约了她见面。


我和情人偷情正如胶似漆 老公突然破门而入

恨,有时比爱更让人刻骨铭心,它像一只魔鬼,嗜血为生,将往日那些温存颠覆成恨,肆意燃烧成灰烬。我恨王信,恨他的忽冷忽热,恨他虚假无情。

半夜的风是寂寞的,它吹醒了我骨子里的悲凉。房间里的白炽灯光打在床上,大片大片的落寞像生了根一般,忽的灌满整个房间。我拨通了阿亚的电话。半个小时后,客厅里传来几声敲门声。保姆应声从房间里出来,抢先开了门。

我和情人偷情正如胶似漆 老公突然破门而入

我和情人偷情老公破门而入

阿亚一时有些惊恐,我笑笑走上前,说这么晚了还麻烦你来为我看病。保姆哈欠连连地进了房间,一分钟后她房间的灯熄了。为了不引起怀疑,在前半个小时,我泡了一壶茶,便聊天便喝茶。

保姆是新来的,半月前,老公突然说要补偿我,为我请了一保姆。保姆很年轻,爱美,做事虽然不是很认真,但她懂得察言观色,懂得进退为我保守秘密。之前我和阿亚依依不舍,在房间里搂抱时,不巧她买菜刚回来,被她撞见。本来以为她会告发我,但是那天老公回来,一切相安无事。

我和情人偷情正如胶似漆 老公突然破门而入

我和情人偷情老公破门而入

从那之后,我也就不再忌讳什么,想阿亚时,一个电话就将他找来。我们喝过茶,他小声地问我,不怕老公回来吗?我叹息了一声,这会还不知他躺在哪个女人的怀里。他柔软的两片唇靠过来,一点一点的将我吞噬,让我不能自拔。我肆无忌惮得像一朵即将绽放的花朵,尽情地索爱。

却正在这时,一束光猛然破门而进,接着房间里的光瞬间铺满每个角落。王信竟然回来了,他竟然睁大着眼睛看着床上这不堪的一幕。

阿亚迅猛地从床上跳了下去,三两下将衣服套在身上。阿亚试探性地想从门口走出去,却在靠近王信时,猛然被他一脚踹到要害,翻到在地上,痛得哇哇大叫。阿亚一边求饶,一边痛诉是我的主意。王信发泄完后,阿亚连爬带滚地灰溜溜地逃了。

我和王信对峙时,保姆却突然给王信递上一杯茶,娇声娇气地安慰他,不要生气了。王信气得将杯子狠狠地砸在了地上,我吓得不敢吭声。保姆却没有要走的意思,她反而走过去,挽住王信的手臂,我都说了你妻子并不是全世界最爱你的女人。她的幸灾乐祸让我陡然明白了他们之间的关系。

我和情人偷情正如胶似漆 老公突然破门而入

我和情人偷情老公破门而入

我和王信结婚的第三年,他整日整日的忙工作,根本不顾及我的感受,甚至长期不回家。我苦恼无助,夫妻三期必出特一肖半年才一次,面对寂寞的空床期,我认识了阿亚,因为伤痛和寂寞,让我们之间有了情愫,后来我们成了情人。自从这之后,阿亚和我断绝了联系,我本以为王信会和我离婚,但是他没有,他一如既往的忙,而保姆也辞职了。偶然一次在街上看到她,她挽着他的手,巧笑颜开。

我和情人偷情正如胶似漆 老公突然破门而入

我和情人偷情老公破门而入

那一刻,我对王信的恨突然就消失了,这些时日里,我惧怕他离开我,惧怕婚姻从此破灭,看到她的摸样我才醒悟过来,那么多的煎熬,不过是被恨蒙蔽了眼睛。我和王信的婚姻,早已名存实亡。当我看清这一切时,他的冷落和虚假,再也没有办法成为一把利器伤害到我。如果不爱了,放手,就是一条生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