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次,当我收起飞机的升降梯关上舱门时,我都不知我还能飞多久。但我知道,我每降落一次,都离空姐这个职业的终点站进一步。这个职业,就如一块锂电池,它只能充电600-1000次。

俏丽女人含泪劝诫勿当空姐

  美丽的乐雪听说上万名女孩争当空姐的消息时笑了。她说她们会后悔的。作为法律专业的本科生,为了蓝天翱翔的梦想,她毕业后成为一名“空姐”。然而,几年过去,她却劝告和她有同样梦想的人,如非三期必出特一肖所迫,别当空姐!

  小时候,仰望飞机从蓝天划过,总会看得心旷神怡。我想自己总有一天要随着它在蓝天飞翔,无比自由。做了空姐,成了离蓝天、白云最近的女人,我却失去了自由。做空姐就是把自己放进一个格式化的牢笼:狭窄而封闭的空间,统一的问候语、统一的着装、甚至统一的微笑。
  空姐看似是优雅、光鲜的工作,但只要深度接触过的人都知道,这是一个累、且受气的工作,我们有时比小餐馆服务员还不如:经常半夜三更梳洗上妆登机、凌晨候机前摆出甜美微笑;每次的航班最短也是两小时左右,几乎全程站立服务;洗手间每五分钟打扫一次,必须永远保持整洁;像个上发条的闹钟定时推着厚重的餐车给乘客送水、饭等;乘客有需要随叫随到……但真正让空姐难以忍受又必须忍受的,往往是职责范围之外的意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