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想到,表妹连生病也不忘挤对我,为了能跟吴俊近距离接触,我不跟她计较。从那以后,我就经常住在她家。我的房间在他们房间的隔壁。每到夜晚,我就全神贯注地听隔壁的动静,有时听到吴俊对表妹说的情话,有时听到吴俊和表妹的呻吟声,不免有些酸楚。我常常幻想他紧紧地抱着我、亲吻我的脸、抚摸我,然后我们交融在一起……

隔墙听床我希望缠绵人是我

  有一个女孩来咨询,她叫小丽,在我对面落座后,有些紧张地说:“老师,我该怎样做才能让他喜欢我?”

  没等我说话,她紧接着又说:“我性格比较内向、懦弱,不善交际,今年25岁了,还没交过男朋友。其实也不能说没有,我暗恋着一个男孩,并相信他最终能成为我的男朋友。为此,我一直在努力。可最近半年,我有点找不到努力的方向了,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您身上,希望您一定要帮帮我。”
  看来,小丽对我寄予了很大的期望,她把问题全都扔给了我。我笑着对她说:“我很理解你的处境,也理解你想解决问题的迫切心情。但心理咨询只是咨询师协助来访者解决心理问题的过程,并不是万能的。我会用心理学的专业技术帮助你,更主要是靠你自己努力。”小丽点头表示自己会努力,于是我请她详细谈谈她的问题。